娛樂資訊

Joyce 鄭欣宜我有我態度 & Jay 馮允謙創作才子

Joyce 鄭欣宜我有我態度 & Jay 馮允謙創作才子

由加拿大中文電台主辦的《加拿大中文歌曲創作大賽》創辦至今已經25年,SQ2021因爲疫情關係移師網上舉行,雖然兩位決賽表演嘉賓Joyce鄭欣宜和Jay馮允謙不能親身飛過來加拿大,但他們都是加國孕育的人才,別具意義。Joyce在溫哥華土生土長,而Jay一歲半便移民到Edmonton,他們都是英文比中文流利的80後,入行多年依然保留真性情,説說話坦率,十分難得。兩人都是公認的實力派唱將及「靚聲王」,對Cantopop依然有團火,仍堅持在香港追尋自己的音樂夢。

Joyce 鄭欣宜我有我態度 & Jay 馮允謙創作才子

I’m not a princess!

星二代贏在起跑線,但要建立自己的identity尤其困難,觀衆眾對他們的expectation高,批評亦更harsh。從小活在鎂光燈下的Joyce便首當其衝,尤其是初出道時針對體形的惡評,但那些已成過去,現在的Joyce勤於練舞、做pilates,整個人神采飛揚,而相比身形,她更著重心靈健康。「由《你瘦夠了嗎?》到《女神》、《小夜燈》、《@princejoyce》及最新嘅《先哭為敬》,我好感恩可以透過音樂俾大家見到鄭欣宜嘅成長。我入行嘅年代未流行『做自己』,入娛樂圈你就要fit某一個category,好似有個checklist咁,你要符合某啲條件先得。我好慶幸一路以嚟冇放棄,到咗今日大家都話要做與眾不同、獨特嘅自己,先有機會俾大家睇到而家嘅我。」

《@princejoyce》是Joyce2021年的頭炮,她在MV中穿上閃亮舞衣大騷舞藝,甚有氣勢和態度,而chorus的一句“I Follow Me!”正正是她的心聲。「喺我嘅成長過程中,冇乜我呢種身形嘅跳唱歌手,所以係有一種『正』喺入面。跟隨自己嘅感覺,唔好太在意別人嘅批評,係近幾年我最想帶出嘅message。」@princejoyce其實是欣宜的Instagram名稱,她解釋說:「我當初開IGaccount時有啲懶聰明,覺得人人都要做公主,我就係唔要做公主。嗰時仲未有『Frozen』,所有童話裡面嘅公主都要靠人去救。I’m not a princess! I’ve got my stuff handled。我當時又後生,唔好意思叫自己做king或queen,『princejoyce』呢個網名就係咁嚟。」

「堅離地地貼地」

Joyce在訪問期間一直處於一個情緒略為高漲的狀態,很可愛,亦很好玩。在去年疫情還未爆發時,她去了日本找老師學跳舞,並開始經營個人YouTube頻道「JoyceIsMoist」,分享自己的生活點滴,搞笑之餘充滿正能量,網民勁like。入醫院割盲腸,夠膽以素顔顏在手術前後拍vlog的,香港娛樂圈估計不會有第二人。「估唔到大家鍾意睇啲我咁無聊嘅片,其實成件事好empowering,I’m finally in control of my own narrative。我由細到大都冇機會tell my ownstory,俾人誤解咗咁耐,大家終於可以認識真正嘅、玩得嘅、傻傻哋嘅、堅離地地貼地嘅鄭欣宜。呢個世代興做slasher,樣樣嘢都要做吓,唔一定要好叻,但一定唔可以渣。好彩我係一個好學嘅人,可能因為我怕悶,我唔鍾意坐喺屋企兩手空空等嘢發生。」工作密麻麻的Joyce透露她的新專輯將會在今年冬天面世,請大家熱切期待。

激讚MIRROR演唱會

Joyce去年擔任《全民造星III》的評判,她真情流露的「姐姐式」點評更引起網民熱話。「好多謝大家鍾意我嘅傻更更,我自己真係冇勇氣參加呢類型嘅比賽,但我成日提醒自己機會唔係必然,能夠擁有一個舞台,就算只有一分鐘嘅時間,最重要係要享受個過程。」早前焫焫著全城的MIRROR演唱會,Joyce自然有去捧場,她更自嘲為「死中女鏡粉」:「呢個show再次燃點起姐姐心中嘅一團火,見到呢班年輕人咁投入、咁有energy、咁賣力去演出,我相信嗰種感染力、嗰種hunger係可以影響到任何一個人,亦為HongKong pop帶嚟新嘅希望。我真係想唔認老都唔得喇!」

Joyce 鄭欣宜我有我態度 & Jay 馮允謙創作才子
Joyce 鄭欣宜我有我態度 & Jay 馮允謙創作才子

Jay的創作之路

2011年參加TVB的《超級巨聲3》比賽入行,Jay是香港少有擅長R&B曲風的唱作人,他的絕大部分作品都是親自創作,很有個人風格。Jay表示在學生年代已熱愛中西音樂:「嗰時爸爸長期喺外地工作,我哋一年只係見一兩次,我會喺屋企摷佢啲cassette帶,想聽吓佢把聲同埋佢鍾意嘅歌,好似張學友、梅艷芳、周華健咁,我就係咁樣開始接觸廣東歌。當時好流行一個叫『Power92』嘅電台,播好多美式popsong,我成日聽,一個我好鍾意嘅創作歌手係JohnMayer,佢寫嘅詞好clever,旋律好catchy。我記得有一個暑假,我攞起細佬學完擺咗喺度嘅結他,開始自彈自唱,cover好多人哋嘅歌之後,決定自己寫歌。」在香港做音樂創作並不容易,Jay絕對是默默耕耘型,他在舊公司滿約而未加入新公司前,經歷了兩年多的迷惘期,每天看著弟弟和女友努力上班,他卻沒有工開,於是他在家埋首寫歌,事實證明才華是不會被埋沒的,2020是Jay的大豐收年,他的歌拿了叱咤十大,他更贏得叱咤樂壇唱作人和叱咤樂壇男歌手銀獎,很多樂迷都認為是遲來的肯定。「Lookingforward,今年我會focus做EP,希望自己嘅音樂可以提高一個level,而疫情stable啲嘅時候,亦希望可以開音樂會,呢件係我一直想做嘅事。」

「我係一個平凡同悶悶哋嘅人。」

不經不覺Jay已經出道10年,人如其名,他一直是個謙順有禮而帶點感性的大男孩。Jay自認:「我係比較斯文、怕醜同靜,唔知係咪好多音樂人都係咁。我鍾意匿埋喺屋企寫歌、睇吓戲同做運動。從一個喺娛樂圈生存嘅藝人嘅perspective,我呢種性格未必好著數,但正因為我咁悶,會擺好多時間做音樂同創作,focuson自己最擅長嘅嘢。」縱使現實生活平凡,Jay的音樂世界卻豐富多彩,聽他的歌很有畫面。去年他的大熱作品《開始倒數》和《地球來的人》以末日和未來世界為主題,而新歌《思念即地獄》由Wyman填詞,將longd關係比喻為地獄,相當入肉。「2020年有好多hi’sandlo’s,好多嘢發生咗,我永遠都唔會唔記得。其實今年年頭我好唔開心,嫲嫲上年(因為新冠疫情)離開咗,我亦好耐冇見媽咪同屋企人,加上我身邊一個好close嘅人去咗另一個地方,《思念即地獄》嘅inspiration就係咁嚟。我喺MV裡面演一個殭屍獵人,成個感覺比較dark,其實好多人都誤會Jay好sunshine,但熟我嘅人就知道我有時諗嘢好負面,希望呢個作品可以俾人見到另一面嘅Jay Fung。」

視軒仔為學習對象

早前Jay獲張敬軒邀請參與其網上音樂會《LiveatAlberose》,軒仔表示一直很欣賞Jay的vocal和他對音樂的熱誠,而Jay對這位前輩亦甚爲敬仰:「嗰晚我哋喺皇上(軒仔)屋企嘅後院拍攝,he had a million things onhismind,佢個腦係不停咁轉,佢真係好professional,可以兼顧好多嘢,同埋每樣嘢都睇得好細緻。

Forexample佢要makesure唔會嘈到隔離,而因為我中文唔叻,佢就要求要有一個歌詞mon,佢仲同工作人員講:『要放高啲,如果唔係阿Jay望住嘅視線會唔靚;呢度啲燈要光少少,如果唔係阿Jay行到嚟塊面會好暗』。原來做一個咁犀利嘅artist要好有artistic vision,喺佢身上我真係學到好多嘢。」

Joyce 鄭欣宜我有我態度 & Jay 馮允謙創作才子
logo
fairchild-grou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