娛樂資訊

胡歌 應無所住 而生其心

胡歌 應無所住 而生其心

撰文 韓江雪

有「古裝劇第一小生」之稱的胡歌,是娛樂圈中的一股清流。他入行17年,經歷無數,直面生死,內心卻始終堅持一個真實的自我。「應無所住,而生其心。」這是《金剛經》裏的句子,也是胡歌的座右銘,意思是內心的妄念越少,越能找回真我。無論何時何地,胡歌都沒忘記自己的初衷,雖然世事紛擾,身不由己,他始終微笑面對,無畏無懼。

突破,突破,再突破

2005年,22歲的胡歌出演《仙劍奇俠傳》的李逍遙,一夜爆紅。之後他拍了一系列古裝片,角色類型大同小異,雖然備受熱捧,卻讓他深陷迷茫。他說自己「像一顆炮彈直接被打上了半空」,置身於輕飄飄的浮雲,腳下無力,心裡發虛。

2006年一場車禍將胡歌從雲端打落,雖然死裡逃生,但十數次的面部修復手術後,他右眼留下永遠的疤痕。他開始思考:「我的經歷對於演員這個職業來說,是不是一種財富?我在塑造角色上會不會跟別人不一樣?」為尋求突破,胡歌不惜在導演馬楚成的電影《劍蝶》中演反派,給吳尊、蔡卓妍當配角。《劍蝶》的嘗試並不成功,但這段時期胡歌的《射雕英雄傳》、《仙劍奇俠傳三》、《神話》等古裝劇,讓他重回收視高峰,只是他並不甘心。

2010年的一天,胡歌在家看電視,連續調了三個台,分別在播《仙劍奇俠傳》、《仙劍奇俠傳三》和《神話》。那一刻,他心情複雜。當他以觀眾的視角看自己,明顯感覺自己演技在退步,傾注在角色中的感情也越來越少。他說:「上天讓我活下來,一定不僅僅是想讓我做這些事而已。」他需要再次突破。

他拒絕了公司製作的熱播劇《步步驚心》,選擇在電影《辛亥革命》中客串出場僅幾分鐘的林覺民,這個角色為他贏得了百花獎最佳新人提名。他推掉了高片酬的古裝劇,接拍了《摩登新人類》、《香格里拉》、《高手如林》,嘗試演都市白領、康巴漢子、霸道總裁……然而,這些戲鮮有口碑,也沒有一個角色讓人印象深刻。諷刺的是,這期間他唯一接拍的古裝偶像劇《軒轅劍》收視不俗,意味着離開了古裝偶像劇,無論他怎麼努力,都不被認可。在他面前有兩扇門,一扇怎麼叩也叩不開,另外一扇門隨手可開,古裝偶像劇正等着他風風光光地回去,擁他為王。胡歌咬咬牙,選擇繼續叩那扇打不開的門。

沒有遇見更好的機會,胡歌暫別螢幕回歸舞台。2013年他參與了長達八小時的史詩級舞台劇《如夢之夢》,成功衝破陷了數年的困境,也為他帶來《偽裝者》、《琅琊榜》的事業巔峰,一舉獲得多個獎項。鮮花和喝采過後,胡歌的世界歸於平靜。此時他敏感地覺得自己「燈油快沒了」,於是打電話給公司:「2016年我要休息一年,不打算拍戲了。」

2017年秋天,正籌備《南方車站的聚會》的導演刁亦男看到了胡歌的一張照片,那是一張雜誌的黑白照片,完全顛覆了胡歌以往的形象。刁亦男的直覺告訴他,他要找的周澤農就是胡歌。看過劇本後,胡歌稱自己「終於等到了這樣一個能讓我重新激發起創作慾望的好項目」。為了完成這個角色,胡歌不僅提前練習了騎摩托車、射擊、打鬥,還學習了武漢方言,在片中只用方言跟工作人員交流。這是胡歌表演生涯上一次完美的轉型,向觀眾呈現了從未在鏡頭前看到過的胡歌。《南方車站的聚會》作為唯一一部華語電影,入圍第72屆戛納電影節主競賽單元,國際著名導演昆汀·塔倫天奴(Quentin Tarantino)就毫不吝惜地表達了對它的喜愛。胡歌終於叩開了他夢寐以求的那扇門。

胡歌 應無所住 而生其心

與鏡子最痛苦的交流

發生在2006年夏夜的一場車禍,改變了胡歌的一生。當時他正在拍攝《射雕英雄傳》,從片場回上海的途中,助理為了讓胡歌好好睡一覺,與他換了坐在副駕駛位置上。豈料乘坐的商務車與迎面而來的大貨車相撞,胡歌僥倖避過了死神,而助理不幸離世。胡歌被送到醫院,醫生整整搶救了6個小時。那張幾乎接近完美的臉,一共縫了120多針。醫生告訴他:「你脖子上有八釐米的傷口,動脈和靜脈都暴露在外,無論哪條,再傷一毫米,你都會必死無疑。你能夠保全性命,簡直是奇跡。」

當時胡歌在博客上寫過一篇《照鏡子》,記錄了他一生中與鏡子最痛苦的一次交流:「鏡子把一個感到迷茫、恐懼的男人丟到我面前,他滿臉傷痕,渾身血垢。這個陌生的男人吃力地睜開雙眼注視著我,他臉上布滿針線,就像剛從裁縫舖出來一樣……」他想選擇逃離,但得知因為車禍導致《射雕英雄傳》拍攝延誤,公司賠了電視台一千萬,他一夜沒睡。身為一個明星,他的放棄,要砸掉幾百人的飯碗。經紀人帶著胡歌去香港、韓國做植皮手術治療,每天戴12小時的鋼鐵面罩,固定面部肌肉和神經,疼痛難忍。這樣的手術,他一年內做了十幾次。

事隔多年,胡歌回憶此事時表示:「那個車禍在我的身上背負了很多的光環,大家都會說,我勇敢地從那場車禍中走了出來,給了我很多溢美之詞。我不需要貼那些標籤,每當我想起來的時候,其實我都會很自責……」《射雕英雄傳》停拍的時候,有同行去找到金庸,企圖買走版權,這時候金庸先生仗義出手,不但與劇組續約版權,版權費更是分文未取,還提字鼓勵胡歌:「渡過大難,終成大器」。

再次回到了鎂光燈下,胡歌的右眼留下一道疤痕,每個鏡頭都需要反覆佈光、補妝、換機位,拍劇就像在拍廣告。《射雕》殺青那天,胡歌最後一個鏡頭,導演剛喊咔,他就像瘋了似的開始跑,跑着跑着就哭了。那一刻,他把所有的委屈、迷茫、無奈、孤獨,全部宣洩出來。

車禍之後,凡胡歌簽訂的演員合同,公司都嚴格規定了造型上必須帶劉海,因為劉海可以遮住他眼睛上的傷疤。拍攝《神話》的時候,胡歌要求改造型,希望能把頭髮紮起來。監製告訴他,像他這樣的偶像明星,暴露臉部的缺陷,將會是致命的打擊。胡歌說:「既然我這個疤已經存在了,就應該坦然、面對它,接受它,承認它。我不做明星,我要做一個演員。」《神話》播出,胡歌的人氣非但沒降,還創下了央視八套收視紀錄。

胡歌出版過一本書《幸福的拾荒者》,書裡說:「車禍把我撞離了原本的軌道,讓我能夠以最真實的狀態去尋找新的動力和方向。」

胡歌 應無所住 而生其心

找一個合適的人很難

當年《仙劍奇俠傳三》裏的主演紛紛步入了婚姻的殿堂,唐嫣找到了羅晉,劉詩詩嫁給了吳奇隆,霍建華更是娶得了林心如這樣的美人歸,只有胡歌,曾經計劃「二十六歲結婚,二十七歲生子」,至今年近四十歲依然感情空白。
多年前拍攝《天下無雙》時,胡歌與薛佳凝因戲生情。薛佳凝比胡歌大四歲,憑借著《粉紅女郎》中的「哈妹」一角走紅,兩人算得上天作之合。胡歌車禍之後,薛佳凝不離不棄,照顧他整整一年,還因此錯過了自己的事業。胡歌痊癒之後,他們兩個的感情卻因為一些原因走到了盡頭,留給雙方太多的遺憾。胡歌曾在節目中談及這段感情,激動得兩眼通紅,他說:「薛佳凝是個很好的女人,我最大的遺憾,就是沒有在公眾面前感謝過她。」

胡歌與江疏影因為合作《旋風十一人》而結緣,江疏影身材出眾,身上她有一種知性氣質,和胡歌郎才女貌很相配。面對戀情的曝光,胡歌曾含糊其辭,但最終還是勇敢地選擇了公開。可惜二人關係只維持了一年,因為聚少離多分手。對於分手,胡歌把責任攬到自己身上,說這段戀情受到了較多關注,兩個人都有壓力,但是自己缺乏了一些擔當,沒有好好保護女方。再次相見已物是人非,

胡歌繼續挑戰不同角色,江疏影去年憑《女人三十》技驚四座,雙方都在自己的道路上漸行漸遠。
胡歌小時候相信一切都是可以計劃的,但後來他發現婚姻是沒法計劃的。他坦言找一個合適的人很難,命運給了每個人不同的劇本,他還在等待屬於他自己的緣分。近日網傳胡歌與劉亦菲結婚,雖然後來雙方都辟謠了,但是足以看到人們是多麼希望胡歌能夠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啊!

胡歌 應無所住 而生其心

被演戲耽誤的攝影師

「攝影於我就像一面鏡子,由世界觀內心。現在的我,願意潛下心捕捉一切有靈魂的載體。或遠、或近。或喜、或悲。或動、或靜。它們,讓我瞬間拿起相機,拍攝成與內心對話的故事。」誰又曾想過胡歌竟然是一位出色的攝影師?他的微博上載了很多攝影作品,他不但辦過攝影展,作品還登過《華夏地理》雜誌。

受到當導遊的爺爺影響,胡歌從小就喜歡去旅行。他具有攝影師敏銳的觀察力和捕捉力,就是從爺爺那裡學來的。十六七歲正值彈吉他、打籃球耍酷的年紀,胡歌就開始背著相機約女孩,名為拍照,實為泡妞。
拍戲時拍照,在家拍照,旅遊時更要拍照……相機陪著胡歌走遍大半個地球。他的鏡頭裡有很強的故事性,且以黑白攝影為主,簡單純粹。同時,他的作品裏還有著一份說不清道不明的、懷舊的、悲傷的、孤獨的情緒。一條腿的海鷗,留有餘溫的咖啡杯杯沿殘留的粉紅唇印,啃完蘋果上的蒼蠅,路邊水塘裏城市的倒影,牆上長出來的綠葉,這些都可以是胡歌的拍攝對象。

2016年,中國第一高樓、632米的上海中心邀請胡歌登頂拍攝。胡歌回憶說:「去拍攝的這天剛好是上海的梅雨季,揮之不去的雲霧籠罩著上海中心。站在高處看著腳下黃浦江時而模糊時而清晰的輪廓。尚未完工的121層還有很多施工中的痕跡,不完美但真實,記錄下的不僅是上帝視角下的上海灘,更是這個城市生長過程中的一個瞬間。」整整6個小時,胡歌不帶攝影助理,把所有能爬上去拍的地方都嘗試了一遍,換三腳架換鏡頭全部自己一手包辦。同年6月,胡歌的《霧中的上海之巔》系列作品在倫敦展出,10月在上海也舉辦了影展。

胡歌說過,如果不是當演員,他想做戰地攝影記者。這個夢想雖然無法實現,但他努力嘗試用鏡頭留住生活里正在慢慢消失的東西,例如奇妙的光影、弄堂口的郵筒等等。相機據說還是胡歌的「反擊工具」。當年胡歌和江疏影的戀情被中國第一狗仔卓偉偷拍而曝光,胡歌送給卓偉一套相機鏡頭,用獨特的方式進行反擊。他在微博上懟卓偉:「知您擅用長焦,視野有限。送你廣角、魚眼、微距鏡頭各一枚,換個視角看世界。天地大了,心胸也必定寬廣。」

不為人知的公益之路

最近,世界生態學術期刊《世界生態學》刊登了一篇文章《中國四川省叉襀屬(襀翅目:叉襀科)一一新種》。文中提到,中國西南地區發現了叉襀科新品種。為感謝胡歌及古天樂對中國西部山區環境保護和教育事業的貢獻,遵循《國際動物命名規約》以他倆的姓氏「胡」和「古」來命名,就是以胡歌姓名的拼音「Hu Ge」、古天樂姓名的拼音「Koo Tin-lok」加上拉丁化後綴「-orum」而成。人們才發覺胡歌原來一直默默地從事公益事業。

當年的車禍帶走了胡歌的貼身助理張冕,為了紀念他,胡歌寫了《幸福的拾荒者》一書,並將全部收益捐作公益。他還以張冕的名義,捐贈了30多所希望小學,幫助3000多個貧困孩子解決了讀書的問題。他幫助汶川地震賑災;為玉樹地震災區捐煤;參與救助自閉症兒童。他還參加青海格爾木環保公益之旅,並擔任保護斑頭雁的形象大使。他每年都以綠色江河普通志願者的身份,踏上長江源頭沱沱河,在青海參加「保護長江源」志願者公益行動,與其他志願者一起在公路上撿垃圾,保護大自然。

2020年初武漢新冠疫情爆發,韓紅基金會籌集了103位明星的捐款。有網友發現,胡歌卻沒有出現在捐款名單上,網上一度充斥著質疑的聲音。數天後,武漢兒童醫院在微博上感謝胡歌,他早在疫情之初就向醫院捐贈了100台價值七千多元消毒機。胡歌還寫下親筆信為醫護人員打氣:「你們如抗洪大堤般堅守在最危險的一線,不顧個人安危,與病毒抗爭,與時間賽跑!感謝你們!」

去年的疫情打破了很多計劃,很多明星都在微博上面曬吃曬喝曬健身,唯獨胡歌幾個月一言不發。原來他抽出空檔時間,去了西北沙漠種樹,一去數月。他與志願者們一起做調查、撿垃圾,皮膚曬黑了、曬紅了,像一個流浪者,但臉上卻掛着燦爛的笑容。

胡歌說過,「慈善」和「公益」是不一樣的,前者重在捐錢、捐物,後者則是一種身體力行的過程。公益不是一場百米賽跑,更像一場馬拉松,需要的是堅持、毅力和恆心。「人生是一場難得的修行,不要輕易交白卷。」這樣的感悟,大概只有經歷過生死的人,才能明白其背後的意義吧!

 

胡歌 應無所住 而生其心

2021年的期待

自從2019年《南方車站的聚會》之後,胡歌已經很久沒有新作品了。踏入2021年,胡歌將攜一系列作品重回觀眾視線,每部作品都值得翹首以待。

電視劇《繁花》由著名導演王家衛執導,改編自金宇澄的同名小說,講述青年阿寶在創業中經歷的成功與失敗。故事發生在上海,而胡歌正是土生土長的上海人,女主角為馬伊琍和唐嫣。唐嫣和胡歌是老搭檔了,二人搭檔默契自然不必多說。馬伊琍也是上海人,與胡歌兩個上海人在上海戲中必定擦出亮眼的火花。

電視劇《庶女錦蘭》是一部古裝劇,胡歌飾演劇中的皇子慕容策,遇到了女主角劉詩詩飾演的錦蘭,為了她捲進皇位爭奪的糾紛中。胡歌與劉詩詩曾在《仙劍三》、《軒轅劍》和《風中奇緣》數度合作。胡歌上一部古裝劇已是五年前的《琅琊榜》了,這次再度來襲,能否像《琅琊榜》那樣爆紅,讓我們拭目以待。

電影《李娜》是一部傳記片,由陳可辛執導,根據網球運動員李娜的自傳《獨自上場》改編,講述李娜從6歲、少年時期、運動員時期到退役之後的傳奇故事。胡歌所飾演的角色是女主角李娜的丈夫姜山,他為此苦練網球技術。該片經過四年的籌備,已於2019年在澳洲殺青,相信不日將與觀眾見面。

電影《馴鹿》是一部犯罪片,講述綽號馴鹿的朱邵玉是人販子,結果兒子卻被人在老家拐跑了。在救兒子的過程中,他開始了自我救贖的過程。胡歌飾演朱邵玉,他再次摒棄了自己帥氣而俊朗的形象,以全新造型展現在觀眾的眼前。搭檔之一是00後青年演員文淇,這個實力派組合,你是否期待?

logo
fairchild-grou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