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品味

千里江山 只此青綠

2021年中國河南春晚舞蹈《唐宮夜宴》還原唐代宮女赴宴的情景;同年,水下舞蹈《洛神水賦》絕美登場,再現了曹植名篇《洛神賦》;而今年的中國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上,舞蹈《只此青綠》在舞台上再現了北宋王希孟的青綠山水長卷《千里江山圖》。

舞蹈《只此青綠》
舞蹈《只此青綠》

《只此青綠》巧妙地抓住《千里江山圖》畫卷中煙波浩渺的江河、層巒起伏的群山韻律節奏,與舞蹈有共通之處的特點,用通感融合兩種不同的藝術形式。舞者們姿勢各異地站立,表現不同形狀、顏色各異的山巒。在徐徐展開的大背景下,山巒走勢變化、雲霧虛無縹緲,舞者們身著青綠服飾,頭上有山巒狀髮飾,或立或傾,或群立或散開,聚散有致又輕曼似歌,觀眾看得如痴如醉。

千里江山 只此青綠

北宋卷軸畫《千里江山圖》出自北宋畫家王希孟之手,絹本大青綠設色,縱約 0. 5 米,橫長 11.9 米,現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。畫卷表現了綿亙山勢、幽岩深谷、高峰平坡、流溪飛泉、水村野市、漁船遊艇、橋梁水車、茅蓬樓閣,以及捕魚、游賞、行旅等場景,栩栩如生。此畫卷雖屬於寫意之作,但不乏工筆佳作,人物的刻畫極其精細入微,飛鳥用筆輕輕一點,具展翅翱翔之態。

《千里江山圖》畫卷,不僅是青綠山水發展的里程碑,而且集北宋以來水墨山水之大成。這也是天才畫家王希孟的唯一傳世作品,因為史書中並沒有他的記載。王希孟十多歲入宮中學畫,後召入禁中文書庫,曾奉事徽宗左右。宋徽宗慧眼獨具,認為「其性可教」,於是親授其法。王希孟經趙佶親授指點筆墨技法,畫藝精進,徽宗政和三年(1113年)四月,王希孟用了半年時間終於繪成名垂千古之鴻篇傑作《千里江山圖》卷,時年僅十八歲。可惜王希孟 23 歲 英年早逝,留下「無名無款,只此一卷;青綠千載,山河無垠」的美譽。

元代浦光在《千里江山圖》的題跋中寫道:「自可獨步千載,殆眾星之孤月耳。」他認為在青綠山水中,《千里江山圖》前無古人,後無來者。其一,它是青綠山水中面貌最出色的一件。整件作品設色以石青、石綠為主,著色面積大,飽和度高。即使過了900多年,顏料依然保持很高的純度,使整個畫面鮮亮,透著皇家的輝煌氣質。如今看來,這樣經久未衰的色彩得益於宋徽宗的賞賜。石青和石綠是礦物質顏料,造價成本極高,即使是達官顯貴也不會捨得將它們用在一張十幾米的絹布上。其二,如此巨大的畫幅,繪畫者難以駕馭。比《千里江山圖》略早數年的《清明上河圖》長約 5.28 米,高 25 釐米,還不到《千里江山圖》的一半。王希孟要作此畫,就要做到胸中有丘壑,所有山水的走勢、屋舍人物的分布如何連貫統一,這是對一個年輕畫師的最大考驗。

千里江山 只此青綠

《千里江山圖》由於是長卷卷軸,觀看的最佳方式是隨著卷軸的緩緩打開,畫面空間逐漸推移,一點一點收入眼中,所有細節最終匯成一個壯觀的場面。上世紀50、80年代,1999年和2013年,這幅畫曾四次公開展出過,但由於展陳條件有限,作品都只是部分打開。2017年9月,在故宮的「千里江山——歷代青綠山水畫特展」上,《千里江山圖》首次全卷打開,以全貌展現在公眾面前。開幕的第一天,故宮午門前的廣場上就擠滿了前來觀展的人,需要排隊4個小時,才能一睹《千里江山圖》的風采。故宮對重點文物有一個明文規定,就是「展一次開一次卷,展一次至少休三年」。《千里江山圖》正在休眠中,我們還是從舞蹈《只此青綠》中再次欣賞這幅巨著吧。

logo
fairchild-grou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