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品味

天花薯仔也移民

撰文 Kin W. Shum(creative-director@plem)

1492 年西班牙立國,同年,哥倫布(Christopher Columbus, 1450 -1506)得西班牙王室的資助開始了
橫渡大西洋的探險。同處伊比亞半島的鄰國葡萄牙亦有著悠久的航海歷史,著名的享利王子(Prince Henry the Navigator, 1394 -1460)是主要的推動者,亦是世界上第一所國立航海學校的創辦者,西葡兩國遂成了初期拓展海外殖民的主要競爭對手。英法兩國是美洲開發的後來者,資源豐富的中南美洲在它們到達前已成西葡兩國的囊中之物,英法便只能經營較荒蕪的北美洲了。

隨後的發展,對美洲原住民來說是毀滅性的。歐洲各國對他們有寬緊不一的政策,當中以西班牙面對高度文明的印加帝國,發生了最為激烈的戰鬥。然而,最具殺傷力的並非矛槍火炮,而是 — 細菌。當傳染性疾病傳播到了自然生態的天堂美洲時,在缺乏天然抗體的原住民即時引發瘟疫,以墨西哥為例,自 1519 年起的 100 年內,因天花等的傳染病使人口從 1,700 萬減至 130 萬。一般的美洲部落因歐洲殖民者的入侵,普遍遭遇 90% 的人口銳減。但是,從長遠看,隨着大西洋兩岸頻繁的海運貿易,原先只生長於美洲的農作物如玉米,馬鈴薯,豆類,蕃茄,花生,菠蘿等,大量移植到歐亞洲的「舊大陸」,糧食問題得以解決,人均壽命得以延長。在 1500 年,歐亞大陸從黑死病的折騰中開始恢復,人口大概4.25 億,到了 1800 年,三百年間人口增長至 9 億的一倍多!此被稱為人
類史上的「哥倫布交換」(The Columbian Exchange)。較被忽視的是,同時期有數百萬的非洲黑奴被「交換」至美洲,歐洲及加勒比海地區,從事勞動力密集的種植行業,支撐起歐洲殖民帝國的千秋偉業。人類的文明,
就如此向前邁進!

天花薯仔也移民
建於1960 年的航海大發現紀念碑(Discovery Monument)是葡萄牙首都里斯本的著名地標,位處最前沿的就是享利王子的雕像。
建於1960 年的航海大發現紀念碑(Discovery Monument)是葡萄牙首都里斯本的著名地標,位處最前沿的就是享利王子的雕像。
哥倫布出生於意大利的熱那亞,血液中遺傳著意大利商人喜愛冒險的DNA,於1492至1502年間四度橫渡大西洋,聲稱「發現」美洲新大陸,拉開了歐洲帝國殖民美洲的序幕。
哥倫布出生於意大利的熱那亞,血液中遺傳著意大利商人喜愛冒險的DNA,於1492至1502年間四度橫渡大西洋,聲稱「發現」美洲新大陸,拉開了歐洲帝國殖民美洲的序幕。
早期歐洲探險者到達美洲,以為已完成環球之旅到達了亞洲的印度,便稱呼遇到的原住民為印度人(後
來稱為印第安人East Indian以資識別),成了歷史上美麗的誤會。
早期歐洲探險者到達美洲,以為已完成環球之旅到達了亞洲的印度,便稱呼遇到的原住民為印度人(後
來稱為印第安人East Indian以資識別),成了歷史上美麗的誤會。
16 世紀《佛羅倫斯法典》第十二冊中的插圖,顯示墨西哥中部納瓦族罹患天花的情景。
16 世紀《佛羅倫斯法典》第十二冊中的插圖,顯示墨西哥中部納瓦族罹患天花的情景。
logo
fairchild-group